當前位置:中國基金網 - 新聞資訊 - 正文
[字號:  ]
富國基金李笑薇:用數學語言看待人生 “效用函數”管理團隊
2019-11-11 17:47:34 - 中國經營報 -

   今年是李笑薇所在富國基金量化投資團隊成立的第十年,在她的帶領下,這個尚且年輕的團隊一直是行業標桿。

  2009年,率先成立一只量化指數增強基金——富國滬深300增強指數基金;2011年,成立了一只中證500指數增強基金——富國中證500指數增強基金;2016年,成為全球前三大主權財富基金之一的指數投資組合管理人;2017年,成為基本養老基金首批指數增強組合管理人。

  進入量化領域是水到渠成的選擇

  李笑薇是北京大學經濟學科班出生,她一直是學分成績很高、綜合成績很突出的不偏科“學霸”。經濟學本科學習中要學數學,但她坦言那四年并“沒有學明白”,直到歷經美國的兩次實習后,才讓她在理論與實踐結合中感受到了數學的美感和效用。

  跟隨當年的留學潮,李笑薇北大畢業后申請了普林斯頓大學的碩士,之所以選擇申請碩士,因為她是一個偏實用型的人,但當時的一個博士項目機緣巧合地把她帶去了美國。兩年暑期,她分別去了世界銀行和世界貨幣基金組織實習,正是這兩次實習徹底地影響了她未來的職業生涯規劃,成為她徹底轉向量化研究的起點。

  實習工作中,接觸了很多統計學和計量經濟學的內容,李笑薇第一次覺得數學模型“特別有用”。在世界銀行的時候,政策制定需要根據統計因素進行綜合考慮,最后的政治決策要看數據分析的結果,所以數學模型在其間的角色非常重要,“切實地使用數學模型解決實際問題,我覺得數學特別有用。”而在世界貨幣基金組織的實習則讓李笑薇認清了自己的優勢和興趣。“宏觀對我來說很模糊,但計量和微觀是我能抓住的”,所以,她意識到政策分析不是自己的長項,但在企業里進行模型和數據類工作,“我覺得我特別natural(有天賦)”。

  更重要的是,通過兩次實習,李笑薇發現自己過去經濟學知識體系的欠缺,讓她開始真正下定決心攻讀博士學位,于是,她進入斯坦福大學經濟學系,用了五年時間,給了自己一個踏踏實實的交代。李笑薇說“經濟學注重用數學語言來表達理念、概念和思維,對我特別有幫助,尤其幫助我理解人生。”數字于她而言是“看得見、摸得著”的對象,它的簡潔、深入,讓人直接抓住事物的本質。

  博士論文的題目經過多番嘗試,最終選擇研究歐盟歷史和未來的經濟各方面的變化。畢業后,根據博士論文的研究方向,李笑薇看到了一個摩根士丹利資本國際Barra(MSCIBarra)的職位,與她的學術研究領域非常契合,李笑薇笑道“我就投了這一份簡歷”。兩輪面試后,她不出意外地順利入職,擔任Barra股票風險評估部高級研究員。后來因為契機跳至巴克萊國際投資管理公司(BarclaysGlobalInvestors),擔任大中華股票投資總監、高級基金經理及高級研究員,當時BGI正準備申請進入中國市場,需要一個相關研究小組,李笑薇受命帶領一個團隊開發了大中華區的股市模型。

  她的學業選擇和職業生涯看起來十分地水到渠成,她總愿意說“我很幸運”,實際上,所有看起來不費力的攀登都是她在專業領域上的厚積薄發。

  2009年3月,面對國內利好的職業機遇和生活氛圍,十年沒有回過國的李笑薇和家人決定回中國發展。那年,從5月提出辭職到6月入職富國基金,從做出決策到落實行動,才不到兩個月的時間,這也是李笑薇一貫以來的行事風格和處事哲學——深思熟慮,目標明確。

  回國的十年也是參與國內量化投資市場建設的十年

  李笑薇回國那年同時有好幾位在美國相同領域工作的海外專家被引進,共同投身國內量化投資建設的浪潮之中。

  簡單而言,量化投資就是利用計算機科技,采用數學模型實現投資理念和投資策略的過程,最大的優勢是風險管理,風險包括市場系統風險與個股的個別風險。海外量化投資的鼻祖可追溯至20世紀初,法國人路易.巴舍利耶在1900年首次將數理理論應用在金融分析中,開創了數理金融方法。現代金融理論的發展、計算機技術的普及、交易機制的完善以及交易費用的下降為量化投資的發展提供了很好的土壤。1950年是現代金融理論發展的一個分水嶺,這一年,馬克維茨提出了著名的證券投資組合理論,為投資者提供了很好的資產管理工具,使得風險和收益的匹配達到更優,再結合機器學習和人工智能模型,使得模型從理論到實踐有了很好的工具。如今,海外量化基金已經進入產業發展的實質階段,并由此帶動了金融投資業、計算機信息業等多個相關行業。

  國內的量化投資發展相對滯

  后,但也充滿了更多的潛力。國內率先推出的采用量化投資工具的基金產品是2004年的易方達上證50。2009年是國內量化投資加速發展的一年,同時有好幾個基金公司開始籌建自己的量化投資團隊。

  在朋友的引薦下,李笑薇與富國基金一拍即合。當時富國正在打造具有核心競爭力的“三駕馬車”,即權益、固收和量化三個平臺,在未來規劃藍圖中,量化投資被作為一個需要深耕的重要業務板塊。在當時,很少有基金公司做這樣的決定,雖然已經有不少公司進行了量化投資產品的嘗試,但對量化投資平臺建設的力度和決心富國來得更強烈。

  李笑薇個人的工作經歷讓她對市場、模型和實際操作有全流程式的了解,她的專業和職業背景與富國當時的發展需求非常吻合,于是,她的加入又是一件十分水到渠成的事情。

  2009年,富國量化團隊在李笑薇的帶領下,在國內率先推出了一只采用系統量化技術管理的指數增強基金產品——富國滬深300增強指數基金。隨著滬深300指數增

  強在次年4月上市,2009年被很多媒體稱為“量化投資元年”。指數增強基金,融合了主動投資和被動投資兩種理念,是在獲得指數Beta收益的基礎上,以主動量化的手段獲取Alpha收益。其核心有兩點:一是選擇一個好的“賽道”(Beta),二是選擇一個好的“駕駛員”(Alpha)。

  十年前,量化投資的概念曾被神化或詆毀,恰恰是因為投資人對這個工作的不了解。十年間,量化投資從“舶來品”逐步變成資產配置必需品,主動量化、指數增強、SmartBeta、ETF及被動指數,成為各大基金公司角力的主戰場。

  談及目前量化投資的最主要發展方向,李笑薇認為是國內的投資者開始產生資產配置的需求。“一旦有了資產配置的需求,投資者將更青睞確定性強的底層資產,這是未來十年量化投資有力發展的重要基礎。”

  富國基金成立于發展普惠金融的時代背景之中,十年行業震蕩和洗禮,在這個國內老牌公募基金品牌之下,李笑薇團隊對量化產品的布局更趨成熟和穩健。在量化的應用上,已經從一開始的以滬深

  300增強為代表的量化增強,拓展到了目前既有量化增強、主動量化,也兼具SmartBeta等策略指數的整體格局。

  李笑薇是有信心的。對于量化增強,目前富國基本完成對滬深300、中證500、紅利、中證1000、MSCI等主指數的布局,未來力量主要放在模型調整、優化和改善上。具有較強透明性和不確定性的ETF,以及有望帶來長期穩定超額收益的SmartBeta,將是未來一個階段內富國基金量化進行創新、發力的重點。此外,產品上還有一個延展,即beta等于0的對沖量化,做絕對收益的產品比較多,主要是面對專戶客戶。

  李笑薇同王保合、徐幼華一起組建了富國量化投資團隊。現在他們三個是公司內著名的“鐵三角”組合,配合默契又各司其職,每個人都能獨當一面。他們共同的理念是開發實用的產品,這里的“實用”指擁有市場需求、市場認可度。“我們的思路一直是,產品的投資方向應該是市場上所缺少的,或是我們從長期基本面上比較看好的產品。”李笑薇如是解釋道。

  “效用函數”管理團隊

  量化投資作為富國的三大投資平臺之一,運行多個產品,產品的順利運行,離不開為堅實可靠的平臺支持,這也是李笑薇帶領的團隊很重視平臺建設的原因,甫一開始就花了大量時間和精力搭建平臺,持續進行優化和升級。

  如今,李笑薇的量化團隊在因子研發和策略研究上更加精益求精。比如將ESG(Environmental,SocialandGovernance,環境、社會和公司治理)因子納入模型中,一般而言,要對ESG因子進行量化有很大難度,要打破傳統數據

  庫只能提取標準格式數據的局限,通過文本解析、表格解析,甚至圖像解析等技術手段提取數據,擴大底層數據庫的數據源。經過海量數據(603138)提取、機器學習、數據精確解析、數據驗證等復雜的環節,最終形成具有客觀量化指標、可用型的數據庫,進而編制指數。

  面對國內歷史數據質量不高的常見問題,李笑薇個人樂觀得多,“國內數據沒有大家想象的那么差,而且在模型里有專門的因子檢測不規則行為”,這些數據難

  點都是可以通過技術進行處理的,比如針對“政策市”,量化投資中可以通過主題均衡減少政策風險。另一方面,如果一個定量投資人對某個政策方向有很大把握,也可以通過形成一個針對該政策的因子的來獲取超額收益。其關鍵是能否把握好市場特點,設計好投資模型。

  量化模型中因子所要求的技術水平和對投資理解的深度,通常比編制指數更復雜和精細,在李笑薇看來,做一個指數產品,要從多角度地挖掘產品的確定性,因子研

  發、指數編制等專業工作,對量化產品的表現至關重要。

  量化投資,不僅注重因子、策略、模型和產品,最重要的還是建立模型和做出決策的人。現在的富國量化團隊18個人,大多數也都是本土培養出來的骨干。這也是李笑薇個人意識到的國內量化投資領域這十年間的變化之一,在人才培養上,只要平臺基礎搭建好了,聰明又勤奮的中國人又愿意琢磨,他們在數據處理、編程和數學建模的流程上,完全沒有障礙。

上海快3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