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中國基金網 - 新聞資訊 - 正文
[字號:  ]
基金專戶通道業務風險暴露 多項監管規定重拳出擊
2019-04-18 05:31:48 - 上海證券報 - 記者 陳玥
    ⊙記者 陳玥 ○編輯 長弓

  “閃崩”恐慌、操縱市場被查,專戶為何頻頻爆雷?是外部壓力所致,還是自身風控不嚴?隨著證監會對基金公司子公司通道業務的清理工作不斷深入,銀監會又出臺指導意見防控銀行業風險,重拳疊加,基金專戶運作也在騰挪躲閃中,露出平時深隱于水面下的冰山一角。

  兩股盤中“閃崩”揭示通道業務風險

  4月12日,中國平安(601318)、興業銀行(601166)盤中出現“閃崩”。上交所調查結果顯示,異常股價異動系中信建投證券下屬的中信建投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旗下多個專戶產品賣出導致。4月16日,中信建投基金公司獨家回應記者,對上交所答記者問沒有異議,公司也在積極應對,目前內部正開會討論,后續有進展將作進一步披露。今天中信建投基金相關人士告訴記者,將由總公司(中信建投證券)發公告統一回應,但公告內容與之前給出的回應基本一致。

  無獨有偶,根據證監會網站14日消息,王耀沃2014年9月至11月期間通過控制使用6個證券賬戶,操縱市場獲利1249萬元,而在這6個賬戶中,“長安基金-光大銀行(601818)-王耀沃”、“江信基金-光大銀行-胡麗群”、“財通基金-上海銀行-胡麗群”3個賬戶均為基金專戶。

  如果不是有以上事實發生而導致監管介入,基金公司的專戶運作幾乎完全隱于水面之下,而面對記者采訪,幾乎所有基金公司都對專戶的相關提問三緘其口,以“監察要求”、“風控嚴格”為由婉拒。但是“風控嚴格”是否體現在日常產品的運作過程中?利用通道業務“野蠻生長”的中小基金,又該如何防控并化解規模快速膨脹背后隱藏的風險?

  2015年至2016年上半年是基金公司委外業務發展的全盛時期,承接銀行流動性,大筆委外資金蜂擁而入,定制基金蔚然成風,通道業務也迎來發展的黃金時期,與傳統公募業務相比,通道不用費心就可以坐享紅利,為多數基金公司所擁躉,部分公司甚至放下主業專營通道業務,這在業內幾乎是公開的秘密。

  資深業內人士告訴記者,部分有股東背景的公司更愿意做通道,而在監管收緊之前,銀行系基金公司的通道業務占比也相當高,區別主要在于風控。另一基金公司專戶相關人士同樣表示,據他了解,目前業內大型基金公司的專戶運作和公募基金運作一樣,由基金管理人做決策,規范操作,統一風控,不存在投顧介入的情況。而小基金公司競爭壓力大,所以部分信托或者大基金公司不敢承接的業務,它們也會嘗試對接,從而埋下風險的隱患。

  監管層出臺多項規定嚴控風險

  還是以中信建投基金為例,公開信息顯示,這是一家次新基金公司,成立于2013年,注冊資本3億元,中信建投證券為其第一大股東。航天科技(000901)財務有限責任公司、江蘇廣傳廣播傳媒有限公司為中信建投基金管理公司的第二、第三大股東,公司目前規模約98億。

  從基金業協會官方網站披露的公開數據可見,中信建投基金擁有員工98人,擁有基金從業資格者86人,基金經理8人,投資經理4人,但旗下專戶產品數量相當可觀。中信建投基金一共發了441只專戶產品,其中2014年12只,2015年163只,2016年244只,2017年至今22只。可以對比一下業內資產規模靠前的華夏基金、博時基金、嘉實基金、易方達基金,專戶產品數量分別是172只、206只、255只、157只。

  更值得注意的是,中信建投基金2014年和2015年發的175只專戶產品中,一對多為165只,占絕大多數,而專戶產品發行井噴的2016年,244只產品中一對一已超半數,2017年發行的22只專戶產品中有20只一對一。而從產品規模來看,中信建投基金近兩年發的專戶產品規模在3000萬左右的有45只,多數是一對一,定制化痕跡非常明顯。

  以個位數的基金經理來管理百位數的專戶產品,是否能夠勝任?基金研究資深人士告訴記者,12日當天的賣單不像是手誤,應該是專戶出了一些問題,急需要錢,所以不顧一切賣出股票。而他了解到日常操作中,專戶更接近私募性質,和公募的操作是完全分開的。而上交所的答記者問清楚明白地指出,相關異常交易行為指令是由專戶產品的投資顧問公司下達。在指令執行過程中,投資顧問與中信建投基金未充分溝通,且在訂單執行中未能采取有效的風控措施,從而引發異常情況。

  從監管層對這兩起基金公司通道業務的處罰也可以看出,大資管行業去通道化、去杠桿的“拆雷”行動力度正不斷加強。2016年12月開始正式實施的《基金管理公司子公司管理規定》和《基金管理公司特定客戶資產管理子公司風險控制指標管理暫行規定》,讓子公司頗為倚重的通道類業務嚴重縮水。除了全面收緊子公司設立條件之外,證監會還特別出臺了針對特定客戶資產管理子公司的風險控制措施,嚴控專戶的通道業務風險。

  不僅如此,2017年4月10日,銀監會發布了6號文《關于銀行業風險防控工作的指導意見》,提出了對十大類風險的具體防控要求,同時發布了46號文《關于開展銀行業專項治理工作的通知》,要求銀行自查“監管套利、杠桿套利、空轉套利”等行為,重申理財新規的多項規定,規范委外或促使資金回流表內。海通證券(600837)分析師姜超指出,6號文和46號文出臺是“防風險、去杠桿”思路的進一步強化,相較于6號文對十大風險的管控,46號文直接指向15年以來盛行的同業套利和同業擴張,涉及銀行、理財、存單和委外,如果嚴格實行,將對銀行(特別是中小行)、理財和非銀機構造成較大影響。

(責任編輯:柳蘇源 HN091)
上海快3详情